忍者ブログ
私有物,COSPLAY相出沒。素顏照可能,注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今天是瓦修生日啊,呜啊,真是麻烦呢。”罗德皱着眉看着眼前一大堆已经到达的生日礼盒,无意识地玩弄手中的绳子,犹
豫着要不要把所有的礼物都扎起来,方便瓦修回来以后一起察看。

“还是等瓦修回来以后再决定?列支不在真麻烦啊......”开始对着礼物堆开始陷入思考的罗德被门外忽然的铃声唤醒。

“叮咚。”

“来了,请稍等。”罗德将手里的绳子放到桌子上,转身去开门。

礼物真是没完没了啊......心里在抱怨的罗德拉开门,发现门外没有人,门口的地毯上放着一个精美的礼盒。

罗德拣起礼盒,疑惑地探头出去向四周查看,当然一无所获。他注视着手中的礼盒,礼盒上的卡片让他微微皱起了眉。

“献给罗德先生......?诶?”是什么啊,给我的?罗德关门转身,把盒子放到客厅的桌子上,准备拆开看个究竟。

可是在下手的瞬间,罗德犹豫了。今天是瓦修的生日,怎么有给我的礼物,还是这是给瓦修的呢......这样想着的时候,礼盒侧
边的一行小字吸引了他的注意。“罗德先生,这是列支买的使用品,请罗德先生试一试,列支还要在外面选哥哥的生日礼物,所
以今晚不回来吃饭了。列支上。”

“是列支买的啊,究竟是什么呢,”罗德放心地开始拆礼盒。礼盒的包装很简单,华丽的丝带和包装纸的包裹下是一个牛皮的盒
子,“啧,牛皮的啊,一定很贵,要好好收起来,下一次用。”盒子轻易地被打开,层层的丝绒之中,只有一块鱼形的......饼
干?!!

罗德感到不可思议地瞪大眼,两根手指捻起小小的饼干,另一只手把盒子里的丝绒全数掏出,企图找到比鱼形饼干更值得放在牛
皮盒子里的东西。

“没有......了?”罗德把饼干拎到眼前,细细地端详。

5分钟过去,还是饼干。

10分钟过去,还是......饼干。

罗德觉得脑袋有一刹那的晕眩。原来,列支已经到了买这种价格昂贵却没有相对价值的东西的年纪了啊,话说,瓦修不是一向都
很节俭的么,怎么列支会买这个......饼干......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毕竟列支买了一块昂贵的鱼形饼干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还是由自己发现的。那么,该怎么办呢吃掉还
是拿去退货可是已经拆开了包装可以完全退货吗......

罗德歪着头认真地思考处理方法,思绪却被眼角忽如起来闪过的金光而吸引。

“使用方法,吃下去。对,就是吃下去。”华丽的花边英文勾勒出简洁的四句话。

“吃啊.....没问题的吧......反正也不能退货了啊......恩试试......?”罗德将饼干放进口中,慢慢咀嚼,脆脆的饼干有着
蜂蜜的味道,意外地很好吃,可是干涩的感觉让罗德无法顺利下咽。很想喝什么东西。罗德扭头,看到了早上被瓦修遗留的半杯
牛奶。

喝这个,会好多了吧。反正瓦修也不喝。

“咕噜咕噜......”罗德一口气喝下了牛奶,放下杯子的时候眼前却陷入一片模糊。脑袋也变得很沉重,身体不受控制。罗德踉
跄地走了两步,终于倒在了饭桌旁的礼物堆里。

看来,来历不明的东西还是少吃为妙啊,虽然很贵。这是罗德在失去意识以前的最后一刻想到的。







另一边

“啊,法兰西送的这个是什么啊,好重啊。”瓦修右手夹着文件包,左手掂着一份包装朴素的礼盒。

虽然难得法兰西那个性骚扰家伙会送这么不合其风格的礼物,但是,也未免太重了一点啊,还有那个混蛋的最后的猥亵笑容让人
真的很想一枪毙了他。不过为了省点子弹,还是忍住了。

“瓦修啊,这个可是哥哥为了你精心准备的啊,你可要好好地用哦!啾!~~~”一脸恶心表情的法兰西的脸莫名在瓦修的脑中出
现,还有他那句奇怪的句子,当然少不了最后那个让自己终于忍不住把椅子砸了过去的飞吻。

“究竟是什么啊......”脑袋陷入的思考的瓦修站在自己门前,本能地抽出口袋的钥匙打开大门。

“咔嚓。”门打开,却没有向往常一样听到熟悉的呼唤。

“诶?”瓦修疑惑地抬头,环视着空无一人的房子。“罗德?罗德?你在哪里?”瓦修把钥匙随手放在鞋柜上,带着公文包和礼
盒走进客厅。

“罗德?你在哪里?”瓦修提高了呼唤的声音,却依旧得不到回应。

奇怪了,罗德这个时候应该在家里的啊,不是已经到了晚餐的时间了吗......瓦修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明明确确地指着六点
十五分。去哪里了啊,怎么都不留个纸条......瓦修皱着眉头思考着这个时候情人可能的去处。

总之,先放下东西吧。察觉自己一直拎着沉重的公文包和礼盒的瓦修,走近餐桌,准备放下手上的东西。

一片熟悉的蓝色闪过眼角。

瓦修迅速回头寻找那片蓝色,东西随随便便地扔到了桌上,礼盒里发出了刺耳的金属碰撞声。但是瓦修并没有听到,因为他现在
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寻找爱人身上。

“罗德?”终于在餐桌旁边的礼物堆里找到了一件蓝色的罗德的外套,和蓝色......的长裤?!!

那么,罗德现在是......没有穿......瓦修心里制止自己奇怪的幻想,但是脑子已经飞快地转动起来,最好的证明是瓦修霎时红
透的脸颊和颈项。

“罗......罗德?”瓦修蹲下身,拾起裤子,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翻找团成一团的衣物。

“呼......啊呜......”衣物堆的下方渐渐传来小小的呼吸声。

瓦修一把拿起大堆布料,然后他看到了在礼物盒与丝带的包围下团城一团熟睡的猫咪,而且,虽然变小了很多,但是那副可爱的
摸样分明是自己‘失踪’的恋人----罗德。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罗德?!!!!”瓦修因惊吓过度而跌坐在地,嘴里发出了惨叫。

罗......罗德怎么变成猫咪了还有怎么会睡在这里那不是罗德吧啊哈哈哈哈是我的幻觉吧幻觉吧......

而瓦修眼中的幻觉却在这时被惊叫吵醒,揉揉爱困的眼睛爬起来。

“喵呜......喵?”赤裸的小小的东西看向瓦修,眨巴眨巴几下眼睛后像是在确定什么,然后向暂时无法恢复过来的瓦修扑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啊什么啊怎么那么软软的热热的好可爱啊耳朵还会动啊尾巴在动
了在动了!!瓦修现在复杂的心情就好像是在辛苦的十月怀胎后看到自己的孩子出生那样,虽然很感动可是又有着深深地迷惑和
震撼。

“喵......喵呜......”猫咪罗德蹭着瓦修的膝盖,粉嫩粉嫩的肉爪子向瓦修伸去,大大的眼睛期盼地注视着瓦修,希望眼前的
人可以抱一抱它。

“罗......罗德?”瓦修在心里经过多次挣扎以后还是本能战胜了理智,伸手抱起了猫咪。

就在瓦修触碰到猫咪的那刻,不知从哪里发出了轻轻的爆裂声,眼前立刻烟雾弥漫。

“咳咳咳咳咳,什么啊......罗德?”瓦修单手作扇状试图拨开烟雾,手上空空的感觉实在令人不安。

“咳咳咳,瓦修?是瓦修吗?”熟悉的声音从烟雾的另一端响起,瓦修在感到放心的同时心底深处有着深深的失落。

哎,好不容易看到那个样子的罗德,居然这么快就......

烟雾散去,瓦修看着对面的爱人,脑袋再次陷入停机状态。

猫猫猫猫猫......猫耳?!!!!!诶诶诶诶诶?!!!!

“瓦修?”罗德迷惑地看着从见面后就变得很奇怪的自家爱人。

怎么了啊......是不是工作太累了啊......不自觉地,猫爪按上瓦修的额头......慢着......猫爪?罗德看着瓦修额头的上猫
爪......对,就是粉嫩粉嫩的肉爪子!

拿下来放到自己的眼前,手动,爪子动,再动,爪子跟着动......罗德的头上仿佛落下了无数条粗粗的黑线,他撑着地板强迫自
己冷静下来。

淡定......淡定......变成这样的原因是什么......被什么击中了或者吃了什么......对了!!饼干!!

罗德以猫爪扶额,心里再次感叹不应该乱吃东西。然后忽然想起了被自己晾在一边的爱人。

不想抬头......丢脸死了.....一辈子就贪吃这么一次就出事了......还要在瓦修生日的时候......

于是当瓦修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满脸,不,应该是全身通红的罗德【猫咪?】。

“罗......罗德.....”下意识地感觉自己要做些什么,瓦修俯身抱住了不敢抬头的爱人。

“没事的!罗德,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也不会,不会放开你的。罗德,相信我。”瓦修紧紧地抱着柔软的躯体,然后在罗德的
发间闻到一股甜蜜的牛奶味。

奇怪的是一向不爱喝牛奶的瓦修忽然觉得自己很渴望喝牛奶,强烈的渴望快速地从脑袋一直燃烧到下腹。

“瓦修......”陷入绝望害羞处境的罗德听到爱人的保证松了一口气,可是不久,他发现问题来了。

“瓦......瓦修......你怎么了......下面......”罗德僵硬着身子发现一直抱着自己的瓦修居然硬了。他害羞地想推开瓦修

逃离,却发现一向容易实现的事现在居然无法实行,和瓦修一直紧贴的下身烫得吓人,而自己的全身像要化成一滩水似地软倒在

瓦修的怀里,脑袋也渐渐融成一团浆糊。

“罗德,可以吗?”瓦修抱着已经呈瘫软状态的爱人,轻轻地询问。

“嗯......”几不可闻的回应从喉咙中发出,罗德对于自己在面对瓦修方面的予欲予求感到了无力,但同时又感到了欣喜,他常
常猜测瓦修的这种行为是否可以解释成对自己的深深爱恋与执着。

瓦修霍地站起身,一下把思考中的罗德打横抱起,眸子中的颜色变深,嘴角勾起了一抹满足的笑:“罗德......我爱你......永
远......永远......"

“我也爱你,瓦修。”罗德忽然明白了,这么多年来一切的一切,其实都不过是过眼云烟,重要的人,重要的心意,一直都陪伴
在自己的身边,原来自己,一直都不孤单。

有谁说过:“你的过去,我或许无从参与,但是你的未来,必定有我。”

瓦修,也是这样的想的吧。

罗德这样想着,终于不再僵硬的双手环上了瓦修的颈项,嘴边绽放出美丽的微笑。

瓦修抱着罗德,走向两人的卧房。



=======================我是懒得写工口的分割线==================================================
困死了基可修。

=======================我是第二天早上的分割线==================================================


“呼......唔.....”瓦修拉拉自己的领带,回头注视着还在熟睡状态的罗德。

昨晚,累着罗德了吧。很久没有这么疯狂了。

回想到昨晚的激情,瓦修的脸上也不住飘上了两朵红晕。

“啾~我去上班了。罗德,慢慢睡吧。”瓦修在爱人的脸上落下不舍的告别吻,轻轻在耳边说道。

“唔......”不出所料,罗德只是翻了一下身,又继续睡去。

“接下来,就要找人算账了......哼哼哼......法兰西本田菊还有伊莎你们等着吧。”瓦修轻笑着,眼睛里浮现出了在他还是做
佣兵时的光芒。

“咔嚓。”子弹上膛了。



伊莎的家里

“喂喂,你说有没有成功啊那个猫咪计划?”伊莎阴险地笑着,摆弄手中的V8。

“有哥哥家的药,怎么可能不成功?”法兰西优雅地拿起茶杯啜饮了一口红茶。

“在下设计的计划是萌点满满的,应该一击即中的。况且,还有列支小姐的协助,使得计划更趋于完美化。”本田菊收拾着桌子
上的纸张,上面写满了‘猫咪化’‘变身药’‘缎带’‘手铐’等词语。

“列支只是想哥哥高兴。”列支纯真地笑着,吃下碟子中的最后一口蛋糕。

看到了么?!
列支黑化了哦耶我成功了
关于上面小时的H部分呢,并不是我不想写,而是实在懒得写而且这个CP我实在不是很萌因为这么和谐的东西怎么可以写上去?!
对吧!对你个毛毛啊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9 8 7 5 4 3 2 6 1 
自我爆大鍋
*大學種子一枚
*攝影師苦手中
*二次元世界遊歷中
*喜愛男人×男人
--獨普本命
--馬修子本命
*保姆長期徵收幼崽
*無限期求CP
人生回档器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留言地=3=
長褲人參計數器
国家JQ组
free counters
炮友们
侧耳倾听
不许嫌弃它吵!
eingzone.com
OVO
噗噗噗噗浪
托尼的宝物箱
没有兔美的噢~
OAO
Template by 1235!    |忍者ブログ│[PR]